首頁(yè) 資訊 國內 聚焦 教育 關(guān)注 熱點(diǎn) 要聞 民生1+1 國內

東南亞“卷”博:不讀職場(chǎng)歧視,讀了學(xué)歷歧視

來(lái)源:騰訊網(wǎng)  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3-09-12 10:39:32

本文來(lái)自微信公眾號:表外表里 (ID:excel-ers),作者:王熙媛 付曉玲,編輯:曹賓玲

清北碩士去東南亞讀博?


【資料圖】

四年前,如果有人跟林均說(shuō)這句話(huà),他會(huì )毫不猶豫地懟一句“胡扯”。畢竟那會(huì ),他這種211背景的,在馬來(lái)亞大學(xué)都屈指可數。

但現在,他明顯感覺(jué)到,博士申請人數逐年攀升,其中不乏金字塔尖出身的985碩士、英碩、港碩,馬大讀博越來(lái)越卷。

且不僅是他所在的馬來(lái)西亞,整個(gè)東南亞似乎正在成為內卷激流之外的捷徑。

畢竟,相比起動(dòng)輒百萬(wàn)起步的歐美留學(xué),東南亞的一些學(xué)校不僅學(xué)費親民,申請門(mén)檻低,國際排名還可圈可點(diǎn),可謂物美價(jià)廉的性?xún)r(jià)比之選。

不過(guò),與東南亞讀博熱潮同時(shí)興起的,還有對東南亞博士的爭議。

“為什么到東南亞讀博,心里沒(méi)點(diǎn)數嗎?”“東南亞博士的含金量就不用說(shuō)了吧”……社交網(wǎng)站上質(zhì)疑的言論不絕于耳。

一邊是“野雞博士”的罵聲,一邊是寬進(jìn)嚴出的學(xué)業(yè)壓力,當“東南亞博士”的標簽成為一種原罪,所謂的捷徑似乎變成了一種不可承受之重。

在我們聊到的幾位東南亞博士中,有人為了私立“水博”放棄了體制內金飯碗,有人學(xué)術(shù)碩果累累仍遭受就業(yè)歧視,有人在地獄模式的就讀過(guò)程中身心俱疲。

讀個(gè)東南亞博士到底值不值?他們給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一、去東南亞讀博,收割一個(gè)時(shí)代

“我這臨時(shí)有個(gè)事,今天趕不回學(xué)校了,明天你再來(lái)實(shí)驗室找我吧?!?/p>

輕描淡寫(xiě)地留下這么一句話(huà),對方就掛斷了電話(huà),來(lái)不及反應的娟子,盯著(zhù)屏幕上不到30秒的通話(huà)時(shí)長(cháng),在原地足足站了五分鐘,才將出離憤怒的情緒壓制住。

這已經(jīng)是娟子不知第幾次被放鴿子了。自從以醫學(xué)碩士身份進(jìn)入高校,她感覺(jué)職業(yè)生涯似乎就被封印在了降維空間里。

沒(méi)有科研經(jīng)費,根本做不了實(shí)驗,一個(gè)酶幾百微升就要幾千塊錢(qián),小白鼠這些需求量很大,都需要錢(qián)。申項目也難如登天,她去年申請了近10個(gè)項目,一個(gè)都沒(méi)有中。

而這些在博士教師那里,卻有著(zhù)天壤之別——進(jìn)來(lái)就有30萬(wàn)科研啟動(dòng)經(jīng)費,大型儀器都緊著(zhù)博士用,甚至很多最后公用變“私用”。

“我們想用一下,要找這些博士申請拿鑰匙?!本曜涌嘈Φ?,更無(wú)語(yǔ)的是,還經(jīng)常找不到人。

這次娟子提前兩天就聯(lián)系了對方,可按約定時(shí)間過(guò)來(lái),等了一個(gè)多小時(shí)也沒(méi)見(jiàn)人來(lái),她才打過(guò)去詢(xún)問(wèn),卻被毫不在意地打發(fā)了。

這樣的在娟子看來(lái),也還算是好的。更離譜的一次是,她向一個(gè)博士老師借粉碎機粉碎中藥,對方裝都不裝,直接不借給她。

如此魔幻的現實(shí),娟子其實(shí)心里有數。

“國內高校已將博士學(xué)歷卷成了標配,評職稱(chēng)、行政轉教師崗,甚至輔導員都要博士出身。我碩士學(xué)歷晉升無(wú)望,又做不了實(shí)驗、項目,于他們沒(méi)什么合作價(jià)值,理性也好,看不起也罷,都不會(huì )遷就我?!?/p>

但理解不代表接受,畢竟低人一等的感覺(jué)太憋屈,受夠了的娟子已經(jīng)辭職,誓要考個(gè)博士,徹底翻身。

然而國內考博賽道,更是主打“人山人海,卷生卷死”。

對這一點(diǎn),大華最有體會(huì )。他所學(xué)的藝術(shù)設計,讀博不亞于千軍萬(wàn)馬走鋼絲——設博院校屈指可數,每個(gè)博導一年最多招兩個(gè),但收到的申請往往有30多個(gè)。

“知道我想讀博時(shí),有學(xué)長(cháng)提醒我多做準備,因為考核的不僅是成績(jì),還有隱性的因素,比如請xx吃飯、送禮?!贝笕A表示。

但其實(shí),事情比學(xué)長(cháng)說(shuō)的更抓馬。他聯(lián)系一個(gè)意向導師咨詢(xún),對方開(kāi)價(jià)要15萬(wàn)的“橫向經(jīng)費”,才有報名去考的資格。

深受沖擊的大華,火速又選了其他導師,但在正常流程里,他排了兩年的隊都沒(méi)排上,只能找新出路,“實(shí)在耗不起了,干脆出國算了?!?/p>

一開(kāi)始,大華是奔著(zhù)英國去的,但他反復考了幾次,雅思成績(jì)都停滯在6分水平,而去英國留學(xué)普遍要6.5分。

走投無(wú)路之際,考雅思的機構給他推薦了馬來(lái)西亞的大學(xué):主打英式教育,QS排名前200的學(xué)校有好幾家,雅思成績(jì)要求相對較低,可以夠一夠。

大華一聽(tīng),很快讀博的目的地轉向了東南亞。后來(lái)他才知道,自己那家機構算比較客觀(guān)了,在一些中介機構經(jīng)過(guò)包裝、渲染的話(huà)術(shù)語(yǔ)境里,東南亞博士容易到幾乎“唾手可得”。

比如,某些博導不卡學(xué)生,不用發(fā)文章、不用答辯,就能畢業(yè),拿完全正規的學(xué)歷;甚至可以直接報名“寒暑假博士”,平時(shí)正常上班,寒暑假上課,不耽誤教職工作,博士學(xué)位就到手了。

這樣的美好“坦途”,不止對博士學(xué)位有剛需的高校教職人員,也讓普通出國讀博階層心動(dòng)不已。

在一家科研所做到中層的芊芊,就是這么踏入東南亞留學(xué)大軍的。

芊芊一直都有讀博夢(mèng),但此前囿于經(jīng)濟壓力,后來(lái)又耽于工作牽絆,一直沒(méi)有成行。留意到東南亞的讀博情況,她馬上聯(lián)系中介深入咨詢(xún)。

“我的工作挺穩定的,薪資也不錯,但以后想發(fā)展更好,還是要學(xué)歷傍身,如果能在職拿到博士學(xué)位,我覺(jué)得很合適?!避奋繁硎?。

甚至為了提高畢業(yè)通過(guò)率,芊芊聽(tīng)從了中介的建議,沒(méi)有選擇馬來(lái)西亞的公立大學(xué),而是選了私立大學(xué)。

申報后,流程確實(shí)走得很快,這讓芊芊對快速拿到學(xué)位證,充滿(mǎn)了期待。

然而,命運挑選好的禮物,往往都是標注著(zhù)價(jià)格的。

二、躺著(zhù)上視頻課,三年博士混畢業(yè)?

“論文是你自己寫(xiě)的嗎?是不是別人給你寫(xiě)的?”

“這個(gè)問(wèn)題為什么一下子答不上來(lái)?給你10秒鐘的時(shí)間,告訴我你的思路?!?/p>

……

眼神犀利的評委,連環(huán)炮式的質(zhì)問(wèn),讓臺上的樂(lè )雯滿(mǎn)臉通紅,又委屈又尷尬。

中期答辯是公開(kāi)進(jìn)行的,如果沒(méi)有同學(xué)圍觀(guān),她可能眼淚已經(jīng)流下來(lái)了。

“國人覺(jué)得東南亞學(xué)歷很水,東南亞的老師也覺(jué)得中國學(xué)生很水?!?/strong>樂(lè )雯的論文是自己辛辛苦苦寫(xiě)的,被誤傷倍感無(wú)奈。

據她介紹,不少中國學(xué)生去東南亞讀博就是一心向“水”,真以為可以“躺著(zhù)上視頻課,三年博士混畢業(yè)”,實(shí)際讀起來(lái)發(fā)現根本沒(méi)那么簡(jiǎn)單,于是就會(huì )找代寫(xiě),讓整個(gè)中國留學(xué)生群體都被貼上標簽。

“東南亞真的不是‘水博天堂’?!?/strong>樂(lè )雯想奉告那些盲目樂(lè )觀(guān)的人,東南亞有些學(xué)校的畢業(yè)難度跟國內比,有過(guò)之而無(wú)不及。

以畢業(yè)(大)論文為例,上述提到的一幕,其實(shí)發(fā)生在她第二次中期答辯的現場(chǎng),而第一次中期答辯,她直接“掛”了。

事實(shí)上,她的論文已經(jīng)給導師確認過(guò),按理說(shuō)不會(huì )出幺蛾子。但中期答辯有校外評委,只要有人不滿(mǎn)意,她就不能通過(guò)中期答辯。

當時(shí)的一位評委,對她運用的模型提出了異議,這意味著(zhù),她論文主體的第三、四、五章要全部重寫(xiě),修改幅度將達到50%。

返工還不是最瘆人的,第二次中期答辯如果她再不能通過(guò),便只有退學(xué)一條路。

樂(lè )雯還記得聽(tīng)到評委無(wú)情宣判她“NO PASS”那一刻,自己兩眼一黑,腦子差點(diǎn)炸了。

焦慮不已的樂(lè )雯,開(kāi)始大把大把地掉頭發(fā)。而論文的書(shū)寫(xiě)要求又很?chē)栏瘢赫撐牟荒芤么箨懙奈墨I,問(wèn)卷必須經(jīng)過(guò)前人的信度檢測,每一個(gè)變量必須有小的維度……她每天釘在書(shū)桌前昏天黑地看文獻,光是閱讀筆記就做了幾百頁(yè)。

重新發(fā)放問(wèn)卷、收集數據,返工三個(gè)月,提交給導師修改又花了三個(gè)月。申請下次答辯,又花了三個(gè)月。煎熬地走遍了漫長(cháng)的流程,才終于通關(guān)中期答辯。

而她想要畢業(yè),除了大論文,還有兩篇SCI要寫(xiě),難度可想而知。甚至即使寫(xiě)完了論文,也不算萬(wàn)事大吉。

400多頁(yè)的畢業(yè)大論文,厚得像塊磚。助教正襟危坐,一頁(yè)一頁(yè)地翻過(guò)去檢查格式,把有問(wèn)題的地方勾出來(lái)讓樂(lè )雯回去改。

一旁陪著(zhù)她來(lái)交大論文的朋友,都是人大、復旦在讀的精英,看到這樣的場(chǎng)景,無(wú)不倒吸一口涼氣:“真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這種摳字句和格式的陣仗?!?/p>

不僅是樂(lè )雯就讀的公立大學(xué)離“水”十萬(wàn)八千里,芊芊以為“so easy”的馬來(lái)西亞私立大學(xué),也讓她大跌眼鏡。

疫情期間,成為了“網(wǎng)課博士”的芊芊一度以為自己真的能學(xué)業(yè)工作雙豐收,直到后來(lái),她的作息變成了早八晚十二準備論文,睜眼、閉眼、做夢(mèng)都是寫(xiě)論文。

不僅如此,芊芊還發(fā)現,原本要求發(fā)兩篇Scopus就可以,但大家為了好回國內就業(yè),基本都卷SSCI,這讓私立學(xué)校的畢業(yè)難度,和別的學(xué)校幾乎相差無(wú)幾。

嚴格的大論文要求,加上導師安排的各種全英文學(xué)術(shù)比賽和會(huì )議,大口吞噬著(zhù)芊芊的時(shí)間,如果不是疫情限制出境,她其實(shí)應該出國就讀,而非半工半讀。

但眾所周知,這個(gè)“阻礙”,現在也不存在了。

“你的簽證續簽完成了嗎?現在已經(jīng)全面恢復線(xiàn)下了,請盡快入境?!睂煹恼Z(yǔ)氣很禮貌,但這已經(jīng)數不清是第幾次催促了,甚至按捺不住打了國際電話(huà)找她。

芊芊終于明白,工作和博士,再也不能兩全了。此時(shí)的她,要么放棄這個(gè)博士學(xué)位,要么離開(kāi)自己在體制內已經(jīng)做到中層的工作。

這年頭,放棄金飯碗多少有些匪夷所思。但她已經(jīng)讀到博三,真正是“騎虎難下”。

糾結了很久,芊芊還是頂著(zhù)同事驚訝的眼光,遞上了離職報告。她安慰自己,“無(wú)論如何,至少以后就是博士了?!?/p>

三、千辛萬(wàn)苦博士畢業(yè),你告訴我還不如不讀?

東南亞博士再受爭議,那也是貨真價(jià)實(shí)的博士。

在國內985博士苦讀四五年還畢業(yè)無(wú)望之際,三年就從馬來(lái)西亞學(xué)成歸來(lái)的大華,已經(jīng)如愿以?xún)敵蔀榱艘幻咝Vv師。

雖然只是老家三線(xiàn)城市的公立學(xué)院,但教職工資及25萬(wàn)安家費、每年6萬(wàn)的人才引進(jìn)補貼,足夠他過(guò)上體面的生活。

更何況,讀博這幾年,大華的學(xué)術(shù)水平確實(shí)更上層樓——到了海外,他的英語(yǔ)突飛猛進(jìn),國際化的研究視野,加上他在國內就已經(jīng)準備好的研究課題,他很快發(fā)了幾篇不錯的文章。

因此,對于“東南亞水博”的標簽,大華現在已經(jīng)不放在心上:“用實(shí)際成果來(lái)證明自己就行了?!?/p>

但林均連證明自己的機會(huì )都沒(méi)有??吹绞謾C上,“我們不處理任何東南亞博士的簡(jiǎn)歷”的冷冰冰回復,他的心里五味雜陳。

林均總計發(fā)表了10余篇SSCI和南大核心期刊,其中不乏傳播學(xué)頂刊,甚至還擔任了不少Scopus期刊的審稿人甚至是副主編。

可這樣優(yōu)秀的履歷,卻被一所珠三角的雙非院校毫不留情地拒絕了。

面對此情此景,林均雖然失落,卻也默默接受了,畢竟東南亞博士的處境,他再清楚不過(guò)了。

據他介紹,七八年前,馬來(lái)亞大學(xué)的博士回國就業(yè),還可以去華僑大學(xué)等一本學(xué)校,但這幾年,他認識的博士生只能夠得上偏遠地區傳媒學(xué)院、石油學(xué)院這一類(lèi)公辦雙非院校。

甚至,一些地方的人才引進(jìn)政策,會(huì )默認“東南亞博士給予碩士待遇”。

不僅在學(xué)術(shù)界不被承認,在“人均藤?!钡闹形幕ヂ?lián)網(wǎng),更難逃被口誅筆伐的命運。

“影響因子才二點(diǎn)幾,也好意思拿出來(lái)顯擺?”

“結構方程模型而已,換幾個(gè)變量,又能水一篇【doge】”

……

林均一打開(kāi)社交平臺的消息欄,各種陰陽(yáng)怪氣的評論撲面而來(lái),甚至還有人私信罵他“學(xué)術(shù)垃圾”。

對這些偏見(jiàn),林均其實(shí)是可以理解的,因為東南亞博士確實(shí)“水”出名了。

最典型的例子是去年,邵陽(yáng)學(xué)院花費1800多萬(wàn)元引進(jìn)23名菲律賓亞當森大學(xué)哲學(xué)博士的新聞,把“東南亞博士”推上了輿論的風(fēng)口浪尖。

要知道,亞當森大學(xué)曾因“疫情期間針對中國市場(chǎng)大肆開(kāi)設低質(zhì)在線(xiàn)課”,榮登教育部留學(xué)服務(wù)中心“加強認證審查名單”,其留給國人最深的印象,就是“在職讀國家認可博士”。

不僅是菲律賓,各路爆料顯示,馬來(lái)西亞、泰國、印尼等地的大學(xué),都存在“水博”的現象,甚至可以用中文寫(xiě)作、中文答辯,學(xué)生只是“換了個(gè)地方讀書(shū)”。

“但任何地方的高校,都可能存在注水的博士,而東南亞也不只是生產(chǎn)‘水博’?!绷志f(shuō)。

正如上文提到的,馬來(lái)西亞、泰國的幾所國際排名不錯的公立大學(xué),都是寬進(jìn)嚴出的政策,博士學(xué)歷是很難“水”出來(lái)。

林均和大華都是少數能順利畢業(yè)的佼佼者了,大華畢業(yè)于馬來(lái)西亞公立前5的大學(xué),他們學(xué)院每屆博士有兩三百人,能拿到學(xué)位證的只有3-5個(gè),畢業(yè)率低至恐怖的2%。

“可地域就是原罪?!?/strong>林均一語(yǔ)道破,在看客們眼里,“東南亞”就是一個(gè)自帶廉價(jià)標簽的詞,因為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水平不如中國,哪怕學(xué)校并不很差,大眾也會(huì )默認那里培養出來(lái)的博士很水。

他甚至看到過(guò)這樣一條評論:澳博英博美博也有水的,但人家起碼有錢(qián),你們東南亞留學(xué)生有什么?

每次他想說(shuō)些什么,總有杠精來(lái)鬧事:“裝啥呢?真有水平你咋不去新加坡呢?”

林均承認,當初他的學(xué)術(shù)水平確實(shí)夠不上歐美頂尖名校,又沒(méi)能力自費上一些好大學(xué),只能退而求其次來(lái)到了馬來(lái)亞大學(xué),但四年博士生涯,他的成果有目共睹,“拿前日之劍,斬今日之人”,未免太吹毛求疵。

不過(guò)他現在已經(jīng)懶得爭辯,因為他已經(jīng)決定留在國外任教了。但林均有揮手說(shuō)再見(jiàn)的資本,芊芊這種還要回國的,可就沒(méi)那么輕松了。

“我以前有一個(gè)鐵飯碗,現在你告訴我,辭職讀完博之后,還不如從前?”

(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
關(guān)鍵詞:

頻道精選

Copyright @2008-2018 經(jīng)貿網(wǎng) 版權所有 皖I(lǐng)CP備2022009963號-11
本站點(diǎn)信息未經(jīng)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聯(lián)系郵箱:39 60 29 14 2 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