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(yè) 合肥侵權 資訊 國內 聚焦 教育 關(guān)注 熱點(diǎn) 要聞 民生1+1

屈建民:成為傳奇的人生選擇

來(lái)源:今日熱點(diǎn)網(wǎng)  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4-01 14:05:33

       2024年1月,屈建民來(lái)到武漢,約一個(gè)當地的老友見(jiàn)面。老友見(jiàn)面問(wèn)他此行目的為何,屈建民回答說(shuō)出差。出差,老友很詫異,你不是幾年前辭職看世界去了嗎,又回來(lái)工作了?屈建民反問(wèn),這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?

好像的確如此,因為屈建民從參加工作以來(lái),就一直在各種折騰,轉變對于他來(lái)說(shuō)實(shí)在是家常便飯。

01 轉變——從學(xué)生黨到留學(xué)備考生

屈建民,陜西人,出生于普通工人家庭,受工程師父親的影響,從小的夢(mèng)想就是當一名工程師。1995年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,他的夢(mèng)想實(shí)現了。由于學(xué)業(yè)優(yōu)異,他在北京的一家設計院里當了一名建筑工程師。還順便在單位里找了個(gè)志趣相投的同事當女朋友,可謂年輕有為,事業(yè)愛(ài)情雙豐收。

那時(shí)候的中國剛改革開(kāi)放沒(méi)幾年,大家的日子都不富裕,作為畢業(yè)不久的學(xué)生黨,拿著(zhù)兩三百塊錢(qián)的工資,沒(méi)什么大額消費,日子過(guò)得也挺快活。

屈建民的女朋友有個(gè)妹妹,北大物理系畢業(yè)后去美國名校讀博,時(shí)常打電話(huà)給姐姐,每次都聊好久,給他們講了很多國外見(jiàn)聞,給他們帶來(lái)了一點(diǎn)小小的美利堅震撼。出國留學(xué)在當時(shí)是一股勢不可擋的社會(huì )潮流,特別是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,已經(jīng)蔚然成風(fēng),有本事的或者有錢(qián)的,都在想方設法留學(xué)?!澳妹绹说腻X(qián),學(xué)美國的知識,漲自己的能力”是那個(gè)時(shí)候留學(xué)生最流行的說(shuō)法。學(xué)成之后,能留在外國最好,即使回國也是見(jiàn)過(guò)世面的“海龜”,待遇自然比“土鱉”強。屈建民身邊的年輕人已經(jīng)有好幾個(gè)留學(xué)去了,他早就心動(dòng)了,此時(shí)女朋友也下達了最高指示:“咱們也要出國留學(xué)?!?/p>

于是,屈建民白天上班,晚上學(xué)習,開(kāi)始備戰出國留學(xué)考試,從學(xué)生黨變成了留學(xué)備考生。

02 轉變——從學(xué)員到老師

那時(shí)候北京名氣最大的出國留學(xué)培訓機構是新東方,屈建民自然而然地報了培訓班,成了新東方的學(xué)員。

他學(xué)習很認真,效果也相當炸裂。GRE考試滿(mǎn)分2400分,他考了2370分,接近滿(mǎn)分。托??荚嚌M(mǎn)分667分,他考了610分。按理說(shuō),以他這樣的考試成績(jì),啥樣的美國高校都能順利申請,哪國的老師不喜歡好苗子啊。

可是,按照人生曲折的法則來(lái)講,事情就不出意外地出意外了。

屈建民申請了好幾所美國高校,很快就有了回音,學(xué)校都給了錄取通知書(shū),但是只有一所很普通的大學(xué)給了半額獎學(xué)金,無(wú)法覆蓋留學(xué)費用。不是他的成績(jì)不夠好,而是他申請的專(zhuān)業(yè)已過(guò)氣,他申請的都是跟土木工程相關(guān)的專(zhuān)業(yè),那時(shí)候美國正處于從實(shí)體制造業(yè)轉型虛擬金融業(yè)的特殊時(shí)期,土木工程專(zhuān)業(yè)在美國完全沒(méi)熱度,沒(méi)熱度就沒(méi)資金投入,也就給不出高額獎學(xué)金。

沒(méi)有全額獎學(xué)金就意味著(zhù),要想出國留學(xué)就得自掏學(xué)費。美國的大學(xué)學(xué)費可不比中國,中國的大學(xué)學(xué)費很低甚至免費,美國的大學(xué)學(xué)費非常非常高,對于月薪只有幾百塊錢(qián)的屈建民來(lái)說(shuō),學(xué)費就是一個(gè)天文數字。

沒(méi)錢(qián)咋辦,只有一條路,出去賺錢(qián)。正經(jīng)工作還不能辭,只能利用業(yè)余時(shí)間去做兼職賺錢(qián)。

做點(diǎn)啥好呢?屈建民犯難了,找幾個(gè)朋友商量。其中一個(gè)朋友說(shuō),這還用想嗎,去新東方當老師啊,我都跟你說(shuō)過(guò)多少次了。

那個(gè)朋友曾經(jīng)和屈建民一起報名新東方托福培訓班,他的托福語(yǔ)法是弱項,屈建民就抽時(shí)間給他補課。他聽(tīng)完后表示,你講的比新東方老師講得還精彩,這授課水平完全可以去當老師啊。每補課一次,他就提這么一嘴,屬于強力安利了。

對呀,這是個(gè)路子。屈建民一拍大腿,新東方都是晚上和周末上課,跟自己的本職工作完美錯開(kāi),簡(jiǎn)直就是專(zhuān)門(mén)為自己準備的兼職工作,就這么干吧。

說(shuō)干就干,屈建民馬上行動(dòng)起來(lái)。憑借出色的英語(yǔ)功底和考試成績(jì),2000年初春,他應聘成功,成了新東方的一名兼職老師,主講出國留學(xué)考試,完成了從學(xué)員到老師的轉變。

03 轉變——從工程師到教書(shū)匠

到新東方當兼職老師之后,世界在屈建民面前打開(kāi)了一扇新大門(mén)。

在設計院辛辛苦苦工作一個(gè)月,而且要兢兢業(yè)業(yè)來(lái)不得半點(diǎn)馬虎,月薪是兩百多塊,而在新東方當兼職老師,輕輕松松講一次課,兩個(gè)半小時(shí),課酬是十倍的月薪。不同的行業(yè),差距咋這么大呢。雖然內心震撼,但表面上還是要不動(dòng)聲色。白天到設計院上班,晚上和周末去新東方教課,生活忙碌而充實(shí),收入蹭蹭上漲。

就這么過(guò)了兩年,屈建民靠兼職賺來(lái)的外快,在北京買(mǎi)了房子,也和女朋友結婚了,安家京城。

2003年,新東方由于業(yè)務(wù)發(fā)展需要,開(kāi)始在其他城市設立新學(xué)校,需要很多管理人才。新東方的套路是“教而優(yōu)則仕”,優(yōu)先提拔那些口碑響亮的名師,引導他們向管理崗轉型,屈建民就是其中之一。當人事部門(mén)來(lái)問(wèn)他的想法時(shí),他猶豫了。

如果屈建民想去新學(xué)校做管理崗位,就意味著(zhù)他必須全職,不能像現在這樣下課就走人。辭職,對于屈建民來(lái)說(shuō),需要一些勇氣。

當時(shí)改革開(kāi)放還沒(méi)多少年,人們的觀(guān)念遠沒(méi)有今天開(kāi)放。設計院雖然工資不高,但那是國家單位,是體制內的“鐵飯碗”,新東方雖然工資高,但畢竟只是一家私營(yíng)單位,說(shuō)不定哪天就干不下去了,完全沒(méi)有可比性。

可是屈建民自己的感覺(jué)卻是,這幾年設計院的工作越來(lái)越不飽和,經(jīng)常一年也難得接到一兩個(gè)工作任務(wù),身邊的同事也紛紛離開(kāi),新東方的學(xué)員卻越來(lái)越多,明顯是一個(gè)向下一個(gè)向上,自己是不是要抓住這個(gè)機會(huì )呢。

屈建民想辭職,跟家里人商量,結果遭到一致反對。家人們紛紛表示,別瞎折騰,當個(gè)兼職老師賺點(diǎn)外快就行了,不許從設計院辭職,別拿未來(lái)開(kāi)玩笑。

家人不支持怎么辦,只能勸,反復地勸,苦口婆心地勸,擺事實(shí)講道理,做了很長(cháng)的思想工作,屈建民才在家人“你就折騰去吧”的擔憂(yōu)中,最終從設計院辭職,全職加入新東方,完成了從工程師到教書(shū)匠的重大轉變。

04 轉變——從員工到高管

2003年,屈建民從北京來(lái)到武漢,參與新學(xué)校的籌建工作。

之前在北京的時(shí)候,他只是一名兼職教師,把課講好就行了,現在到了武漢,他被任命為國內考試部主管,除了要繼續當老師講好課之外,還要帶團隊,讓部門(mén)的其他老師也講好課。

得益于在設計院的工作經(jīng)歷,也得益于工程師一絲不茍的職業(yè)要求,屈建民在組建團隊方面做得相當出色,很快就把部門(mén)其他老師都培養成精兵強將,個(gè)個(gè)都能獨當一面,成為當地名師,部門(mén)也在他的帶領(lǐng)下成為盈利最多的部門(mén)。他不但業(yè)績(jì)突出,也重視自我進(jìn)步,抽空攻讀了武漢大學(xué)碩士學(xué)位。

新東方總部看屈建民表現不錯,本著(zhù)“好用就往死里用”的原則,在2006年繼續擴張業(yè)務(wù)的時(shí)候,任命他為校長(cháng),去合肥組建新東方。一般來(lái)說(shuō),新東方到一個(gè)新城市組建一所新學(xué)校,起碼要一年左右的籌備時(shí)間,可屈建民只花了4個(gè)月,就開(kāi)門(mén)招生了,這是新東方歷史上開(kāi)門(mén)最快的新學(xué)校。

2008年,鑒于在合肥的出色表現,屈建民被調回北京總部,參與集團管理。短短幾年時(shí)間,他就完成了從員工到高管的轉變。

2010年,屈建民被外派到哈爾濱新東方擔任校長(cháng),同時(shí)也兼任集團管理工作。他到任的時(shí)候,學(xué)校的營(yíng)收只有2000多萬(wàn),他離任的時(shí)候,學(xué)校的營(yíng)收已經(jīng)過(guò)億,一年培訓的學(xué)員有四五萬(wàn)人次。

05 轉變——從打工到創(chuàng )業(yè)

2015年,屈建民做出了一個(gè)重大決定,離開(kāi)新東方。

很多人不理解屈建民的舉動(dòng),在新東方干得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離開(kāi)了,難道有什么職場(chǎng)黑幕?

屈建民回應說(shuō),沒(méi)什么黑幕,自己在新東方工作15年,新東方待我不薄,我也對新東方充滿(mǎn)感情。只是在面對著(zhù)洶涌而來(lái)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趨勢時(shí),內心有個(gè)聲音在呼喚,行動(dòng)起來(lái),擁抱未來(lái)。

在教育行業(yè)做了這么久,換行業(yè)不現實(shí),那就換賽道吧,網(wǎng)絡(luò )時(shí)代不是來(lái)臨了嗎,在線(xiàn)教育的新時(shí)代也必然來(lái)臨。當時(shí)做在線(xiàn)教育的公司很多,屈建民很快就選擇加入高途,和昔日的領(lǐng)導陳向東一起奮斗,成為高途的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之一。

之前在新東方工作,幾萬(wàn)人的大公司,他是高管,但說(shuō)到底也只是打工?,F在到高途工作,幾十人的小團隊,他是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,怎么說(shuō)也是創(chuàng )業(yè)了。就這樣,他完成了從打工到創(chuàng )業(yè)的轉變。

走出舒適區,進(jìn)入新領(lǐng)域,也就是說(shuō),好日子結束了,一切從頭再來(lái)。

06 轉變——從死扛到高光

加入高途的頭兩年,屈建民的工作經(jīng)歷可以用兩個(gè)字來(lái)形容:死扛。

在線(xiàn)教育在當時(shí)是一個(gè)全新賽道,沒(méi)有成功經(jīng)驗可以借鑒,大家都是摸索階段,找不到盈利模式,于是各種嘗試。平臺模式、B2B模式、B2C模式、O2O模式,但凡有點(diǎn)成功的可能性,一個(gè)都不放過(guò)。

折騰了兩年,結果是什么模式都跑不通,始終無(wú)法盈利,在線(xiàn)教育公司一個(gè)個(gè)都扛不住了,開(kāi)始紛紛倒閉。高途眼看著(zhù)也撐不下去了。有一個(gè)詞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形容這種情況,至暗時(shí)刻。在這種時(shí)刻,活下去的訣竅很簡(jiǎn)單,咬牙死扛。

扛了兩年多后,轉機出現了。此后幾年的工作經(jīng)歷,也可以用兩個(gè)字來(lái)形容:高光。

高途在無(wú)意中孵化的“雙師模式”獲得市場(chǎng)認可,招生人數開(kāi)始暴增,2017年,公司扭虧為盈。隨后,一路高歌猛進(jìn)。

2019年6月6日,高途在美國紐交所掛牌上市,成為中國在線(xiàn)教育第一股。

這是高途的高光時(shí)刻,作為公司的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之一,也是屈建民的高光時(shí)刻。至少,從物質(zhì)方面來(lái)衡量,許多人夢(mèng)寐以求的財富自由,他已經(jīng)實(shí)現了。

07 轉變——從離去到歸來(lái)

2020年底,公司上市后業(yè)務(wù)高速發(fā)展,一片欣欣向榮,此時(shí)屈建民卻再次做了一個(gè)讓人匪夷所思的重要決定:告別工作,回歸家庭。

他覺(jué)得自己虧欠家人太多,因為工作繁忙他長(cháng)期不著(zhù)家,錯過(guò)了太多陪孩子成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,錯過(guò)了太多陪父母老去的時(shí)間,現在是時(shí)候補償了。

現在有時(shí)間了,他帶著(zhù)孩子們出門(mén)旅游,看看他們曾經(jīng)出生的城市,逛逛他們一直想去的旅游景點(diǎn)。他在家陪伴老母親,仔細品嘗媽媽做的菜。

在陪伴家人的間隙,他也有時(shí)間對教育進(jìn)行一些深度思考,想一想教育行業(yè)的未來(lái)在哪里,自己的未來(lái)又在哪里。他專(zhuān)門(mén)抽時(shí)間去國外走了走看了看,仔細考察了多國的教育行業(yè)。

2021年7月,中國突然頒布了“雙減”政策,讓整個(gè)教育行業(yè)劇烈震蕩,哀鴻遍野。

有人夸屈建民有先見(jiàn)之明,在行業(yè)大地震到來(lái)之前安全脫身,實(shí)在是高。他微微一笑說(shuō),如果事先知道有這個(gè)關(guān)卡在,我一定不會(huì )離開(kāi),因為危難時(shí)刻選擇逃離不是我的性格。對方揶揄道,現在也不晚,你可以回來(lái)啊。

回來(lái)就回來(lái)。2023年,在所有人都唱衰教育行業(yè)的時(shí)候,屈建民回來(lái)了,重返高途,再次回到了自己安身立命的教育行業(yè)。這才有了開(kāi)頭的那一幕,他以高途集團高管的身份到武漢出差,處理相關(guān)事宜。

說(shuō)到回歸的原因,屈建民的解釋簡(jiǎn)短而堅定。第一,教育是剛需,永遠都不會(huì )過(guò)時(shí)。第二,教育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還遠遠沒(méi)有達到人們的要求,大有可為。第三,國家規范教育市場(chǎng)是好事,反而是重視教育的信號,誰(shuí)能抓住機會(huì ),誰(shuí)能挺過(guò)去誰(shuí)就是未來(lái)的大贏(yíng)家。最最重要的是,他內心深處一直埋藏這對教育行業(yè)的深沉熱愛(ài),這份熱愛(ài)不會(huì )減退,反而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推移而愈發(fā)熾烈。

好吧,你的選擇好像一直是對的。老友說(shuō),希望這次也能如你所愿。成為傳奇。

免責聲明:市場(chǎng)有風(fēng)險,選擇需謹慎!此文僅供參考,不作買(mǎi)賣(mài)依據。

關(guān)鍵詞:

頻道精選

首頁(yè) | 城市快報 | 國內資訊 | 教育播報 | 在線(xiàn)訪(fǎng)談 | 本網(wǎng)原創(chuàng ) | 娛樂(lè )看點(diǎn)

Copyright @2008-2018 經(jīng)貿網(wǎng) 版權所有 皖I(lǐng)CP備2022009963號-11
本站點(diǎn)信息未經(jīng)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聯(lián)系郵箱:39 60 29 14 2 @qq.com